首页  »  韩剧剧情  »  2017及以前韩剧剧情  »  灰姑娘的姐姐 剧情介绍

灰姑娘的姐姐 剧情介绍
发布时间:2018-12-15 12:54:20

片名: 灰姑娘的姐姐  
译名: Cinderella‘s Siste
导演: 金荣兆 
编剧: 金奎宛 
主演: 文根英 千正明 瑞雨
类型: 爱情 家庭
国家: 韩国
出品公司: KBS电视台
集数: 16集
播出时间: 2010年3月31日首播(每周三、四 晚21点55分 播出)
《灰姑娘的姐姐》一剧以童话故事《灰姑娘》为主干,但主角则换成灰姑娘的其中一个恶女姐姐。讲述了充满仇恨的灰姑娘向继母和姐姐们报仇的故事,文根英在这部《灰姑娘的姐姐》中将饰演欺负灰姑娘的姐姐角色,这是文根英出道至今首次诠释反面角色。剧中瑞雨饰演和姐姐文根英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具孝贤,她承受姐姐的各种虐待,父亲去世后还要承受继母的折磨。但是剧情发展到中期,瑞雨有了明显的破格变身,她变成想报复姐姐文根英的角色。

  分集介绍:

  第1集

活了18年的宋恩祖对世界没有了希望,对爱情没有了期待,将自己受伤的心紧紧地锁上。
坐上有钱人家太太的位子是妈妈人生的唯一目标,这也使恩祖出生以来第一次进入了童话世界。
进入了像殿一样的《大成商会》,在那里甜美温柔的具孝善,还有拥有温暖的微笑的诚实青年洪祈勋在等她。

第2集
发挥了多年来引诱男人之术终于坐上了大成正式妻子宝座的宋江淑。
恩祖因为无法甩掉那个动不动就假装亲密缠着自己不放的孝善而感到头疼,没有比这更糟糕的状况了。
即使说月亮是方的他都仿佛都能相信似的总是面带微笑的祈勋,只要一见到他,恩祖的神经就会被拨动,内心像被撕裂一样。

第3集
貌似已经走上康庄大道的江淑,她的老板娘之路上终于亮起红灯。她过去的男人张氏竟然闯进了大成商会。恩祖在祈勋的帮助下出面解决张氏的问题。恩祖在河边看到祈勋和他的大学学妹并肩而坐,亲密交谈,吃醋了。看到家门口拿花的东洙,她以为东洙来向孝善表白,就拿花到孝善面前,说东洙表白送给自己的。恩祖问祈勋河边女孩是谁,祈勋大笑不止,说是来送东西的同学妹妹。恩祖说,那就行了。
另一方面,从小到大一直独占着所有人的宠爱的孝善开始隐隐地对恩祖不满。这回连自己一直单恋的东洙也向恩祖告白自己的喜爱之情,孝善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

第4集
恩祖与孝善的争吵使她姐妹二人受到了大成的责罚,祈勋送给了恩祖钢笔并为她疗伤,恩祖莫明的情絮滋生,可是还没来得及喊他的名字,这个温暖的微笑的诚实青年祈勋去参军了。
祈勋在临走前交给孝善一封信,要她转交给恩祖。孝善看到信非常妒忌,把信自己藏了起来。
8年后恩祖已经成为大成酒业的管理精英。恩祖在画展上遇到了孝善,孝善对恩祖说她正和祈勋哥哥在交往。

第5集
孝善骗恩祖说她正在与祈勋交往,而恩祖信以为真。但是这么多年来,恩祖一直把自己封闭起来,尽管自己心中有很多疑问,却始终不开口问孝善关于祈勋的任何消息。
娇生惯养的孝善吃不惯苦,一直无法通过芭蕾考试,终日过着混混沌沌没有目标挥金如土的生活。而每次要被父亲教训的时候,都被宋江淑拦下来。宋江淑一面不让具大成打孝善,另一方面又对大成说孝善的毛病,让大成为难。宋江淑纵容孝善胡乱挥霍,自己也将孝善购买的奢侈品从中拿走不少。大成与江淑的儿子也已经慢慢长大。
祈勋终于学成归来。一直惦记恩祖的祈勋与恩祖一样始终隐藏着自己的思念,甚至连电话都不知如何打。于此同时,从小喜欢恩祖的韩正佑服完兵役之后,来到大成的酒厂工作。恩祖对他十分冷淡,完全没有认出他是谁。
祈勋和恩祖终于见面。孝善拉着祈勋不放,导致恩祖对他们二人在交往信以为真。祈勋对恩祖越是想念,越是不知道该如何对恩祖开口,结果双方都装做若无其事、对彼此毫不关心的样子,双方心里压抑着痛苦,误会越来越深。祈勋对恩祖建议酒厂投放平面广告,恩祖以孝善为模特随意拍了几张相片。
孝善一直无法通过芭蕾考试,每次都陪着孝善来到首尔考试的宋江淑其实另有目的。她瞒着具大成,偷偷与胡子张大叔来往。
夜里,祈勋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强拉着恩祖问她究竟有没有话要对自己说。恩祖仍然一直强撑着冷漠。但是当她听到祈勋在身后一直呼唤她名字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泪如泉涌。

第6集
恩祖听见了祈勋的呼唤,纵使泪如泉涌,可是依然擦干了泪水,对祈勋说下"再叫我的名字,再对我笑,就真的会杀了你"这样的狠话。不料孝善撞到二人的一幕,伤心地哭了。具大成对恩祖提出要离开家就要拿出计划书来,这话被宋江淑听到了,以为是要将她们母女赶出去,所以又上演了哭闹的把戏。孝善提出要和祈勋结婚,祈勋以为孝善不懂事,就开玩笑一样地答应了。恩祖因为母亲就没有拿出完整的计划书,可是她表示一定会离开家的。
恩祖去相亲正好被祈勋撞到,恩祖离开后祈勋就一直跟着恩祖,恩祖为了不让祈勋跟着,就开快车,祈勋担心恩祖就一路狂追。最后逼停恩祖的车,告诉她不要开得太快,他不会再追下去求她抓住自己了。
孝善在家里帮忙做得不好,父亲训斥了她,恩祖让孝善去拍米酒广告。
拍完广告恩祖、祈勋、孝善一起吃饭,恩祖看到了孝善和祈勋的暧昧举动,在一边喝闷酒。祈勋就陪着喝,最后二人都醉倒了。廷佑帮忙把他们三人接回家。在廷佑把祈勋安顿好之后,发现恩祖不见了。醒来的祈勋在他们的酒库里找到了独自一人的恩祖,想要抚摸却又收手了。
广告顺利播出,恩祖的事业也取得了阶段性的成功,可恩祖还是病倒了。孝善在恩祖的床边哭泣,祈求她不要死。
可是恩祖醒来,二人就发生口角,被父母撞见,孝善气愤地离开。恩祖和母亲在病房里交谈,恩祖让母亲不要因为孝善爸爸有钱而喜欢他,希望母亲真的喜欢他。母亲却说自己是因为孝善爸爸有钱才爱他,这让恩祖崩溃地大哭,并且让躲在门外的孝善爸爸听见了。

第7集
恩祖发现大成并追上去,大成希望恩祖不要告诉江淑自己听到她们的谈话。原来大成早就知道江淑的目的,也清楚他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他希望恩祖不要抛弃自己,留在工厂帮忙。
孝善向祈勋哭诉被姐姐欺负,祈勋不但没有安慰,反而训斥她是被宠坏了,希望她不要再依靠别人。
酒厂人去郊游,孝善一个人在家,遇到拿着变质的米酒前来找茬儿的流氓。大成家的米酒被人在酿造过程中掺杂了劣质米和糖精钠,这一切都是孝善的海镇舅舅中饱私囊私下收取祈勋的异母哥哥洪祈政的钱做的。变质酒令大成家遭受了巨大损失,江淑以为酒厂要倒闭,要恩祖赶紧搜刮财产,让恩祖无比失望。
大成等人在韩正佑的帮助下发现了孝善舅舅的黑作坊,恩祖要求把孝善舅舅送到警察局遭到孝善强烈反对,二人矛盾进一层加深。国内市场遭遇危机,祈勋建议大成开拓国外市场,并提出要带着孝善一起去日本。正佑开车载恩祖去追查孝善舅舅的下落,恩祖终于知道了眼前这位帅气的小伙子是昔日的胖小子正佑。
祈勋和孝善在日本的行程还未结束,而此时,大成在强撑病体带俊秀出去玩的时候心肌梗塞昏倒。

第8集
大成手术成功出院,孝善想为父亲买件新的登山装,没想到姐姐恩祖已经先买了一件送给大成。
孝善与祈勋见日本客户,路途中发生意外差点翻车,还好有惊无险。日本之行表面上收获颇丰,实际上却是洪酒家的洪韩锡会长一手操控,孝善对此浑然不知。
恩祖在实验室废寝忘食地工作,还好有正佑做好吃的便当给她。海镇舅舅回来了,对大成承认错误。恩祖要海镇去警察局,孝善死命阻拦还咬恩祖,正佑和祈勋过来拉架,几人各有袒护,混打在一起。闹剧被大成喝止,恩祖伤心离去,正佑跟在后面用尽方法想让恩祖开心。
恩祖辛苦研制的新产品,孝善想把它偷偷摔得粉碎但是都没真的摔掉。恩祖躲在暗处把一切看在眼里。心情复杂的恩祖夜里回家,先是发现母亲与别的男人讲电话,然后目睹孝善对祈勋告白。恩祖的实验失败,孝善又拿自己见的客户已经定了大笔订单刺激和中伤恩窈。
大成希望恩祖叫自己父亲,恩祖的坚持让大成有些失望。江淑再次到首尔去见张大叔,并给他一大笔钱,对他说不会再见他,希望他从此去过正常的生活。江淑起身刚要离开,却看到跟来的恩祖失望而愤怒的脸。

第9集
恩祖见到张大叔。江淑对恩祖表示,她跟张大叔已经结束了。恩祖不相信母亲还有真话。张大叔把江淑给他的钱退给她,并对她说自己还明白什么叫羞愧。
祈勋和孝善在正佑的背包里见到了正佑一直带在身边的棒球棒,看到了上面刻的字"宋恩祖永远是韩正佑的女人",知道了两人在很久以前就认识的事。祈勋问恩祖,为什么当年没有按照信上写的,到火车站找他。恩祖明明根本不知道这封信的事,却对祈勋说她收到并且烧掉了那封信。
工厂出现大米货源危机,恩祖、孝善和祈勋去找供米商,对方以没有签订过合约为由,拒绝供米。恩祖态度强硬,对方产生反感。幸好有孝善出面,以自己惯有的撒娇口吻让对方态度软化下来,问出了抢走货源的竞争者。
恩祖要用合同去银行贷款买米,孝善反对,二人大吵。恩祖对孝善说,她不会计较可怕的孝善,因为孝善是爸爸的女儿。恩祖寻找贷款失败,祈勋对父亲以未来收购大成都酒家为理由,让洪韩锡给大成家提供资金。姐妹二人喝多了酒,孝善要求恩祖从她家中滚蛋,恩祖则对孝善说,如果她再这样说,就要把她的一切都夺走。
大成家危机并未停止,跟大成家签合同的日本公司根本是子虚乌有的假公司,祈勋知道了这件事是祈政干的,气愤的祈勋打电话向祈政质问,没想到全被大成听到。大成万万没有想到祈勋会与大成家的危机有关,昏倒在地。众人赶到医院时,大成已经停止了呼吸。江淑跟孝善不愿相信这个事实,拼命喊着希望大成醒来。恩祖呆滞地回忆着与大成的点点滴滴,她没能喊出的"爸爸"居然成了永远不能实现的遗憾。

第10集
大成的葬礼上,江淑就一直在哭,恩祖就不停地在忙工厂的事。经过廷佑的训导后,恩祖终于清醒过来,主持大局,但那些亲戚却追回以前借出的钱。祈勋和祈正摊牌,指明会守护大成都家。孝善在房里不停地喝酒,祈勋安慰地抱住她。
孝善陪俊秀到江边玩,遇到恩祖,质问她为什么不为大成的死哭,并想恩祖安慰她。恩祖伸出手想安慰孝善,可最后却推开了她。大叔们伤心地不工作,恩祖训斥他们,使他们集体辞职。祈勋请求无效,责骂恩祖为什么不学孝善的会说话。
孝善发现江淑突然对她很差,全家人都没有她可以倾诉的人,很伤心。洪会长也要求祈勋一个月内还买米的钱,不然就收走大成都家。祈勋告诉恩祖要尽快筹钱,恩祖却质问他这和他有什么关系。恩祖请求江淑把私吞大成的钱拿出来应急,江淑不肯,推开恩祖,被门外的孝善听到了。孝善让恩祖回答江淑说的不是真的,是她听错了。江淑开始辞退奶奶和大婶和孝善舅舅,孝善拜托江淑,可江淑却说孝善可以跟他们一起走。祈勋说要用洪酒家的股份来还米钱,却被廷佑听到了。孝善回到房间,问恩祖为什么江淑对她这样,恩祖说,你,不再是这家的公主了。
恩祖叫孝善去试酒的味道,恩祖自己酿出了和大成一样味道的酒,但她警告孝善这样下去,真的全部都会变成她的。恩祖告诉孝善江淑本来性情就是这样的,让她不要被江淑欺负,就算她被江淑欺负了,她也不会救孝善的。恩祖拿着自己酿的酒,跪在大成办公桌前,问时间能到退的话,应该回到什么时间,为不听大成的话,接下订单而自责。最后,恩祖终于喊出了"爸爸,我做错了。"

第11集
为了留住离开道家的帮工们的心,恩祖和孝善一起东奔西走。幸好,帮工们重新回来,并且一起准备酵母考核。
另一方面,江淑对孝善的虐待一天天变得严重,看不下去的恩祖虽然下决心要拥抱孝善,但是连收拾自己心情的力气都失去了的恩祖哀求祈勋带她一起逃走。

第12集
祈勋说可以为恩祖做她希望的事情,恩祖打包行李想要离开,这时候,为了恩祖,去外面筹钱的廷佑回来了,有人威胁祈勋说要把他的事情告诉恩祖,祈勋很受打击,很冲动,想要向恩祖坦白一切。

第13集
知道了祈勋秘密的廷佑怕恩祖受到伤害,所以阻止了祈勋把一切告诉恩祖。另外,祈勋得知恩祖仍然痴心不改的爱着自己,扬言要把其间爸爸韩硕所做的事情及言论都告诉警察,和恩祖一起守护大成都家。接到祈勋电话的韩硕失去了意识被送到了医院。

第14集
江淑看了具大成的生前日记,知道了具大成虽然知道自己一直在欺骗他,但依旧爱她,怕失去她,内心十分愧疚和痛苦,所以之后有真心关心孝善的趋势,母女关系有所好转。
此外,孝善被祈勋正式拒绝了,恩祖得知祈勋拒绝孝善,所以要求祈勋接受孝善,而祈勋则说自己只需要恩祖,恩祖听后很感动,但还是拒绝了。
恩祖去日本要求供给机器,本来成功了,大成酒家将有所好转,但是洪酒家采取低价销售自家酒的策略,使得日方违背协议,大成酒家又要面临困难。
孝善去大成江淑的房间照看弟弟,看到了爸爸的日记,知道了江淑以前一直欺骗父亲,很气愤,江淑此时回到房间看,母女关系。

第15集
被孝善发现一切的江淑再也不能坚持,离开了家。另外,祈勋以接受对方的挖角为条件,获得了制药公司的生产线,使大成都家的酵母生产成功进行。恩祖却丝毫感觉不到高兴,反而为祈勋将要离开的事实心痛。而且这时恩祖也知道了祈勋就是洪酒家的儿子。

第16集
得知真相的恩祖,情绪几乎崩溃……在米酒大会上,孝善发现自己的的味觉也有些不大对劲。而祈勋就在这时带走恩祖,并把真相全部公开,可是知道真相的恩祖还是不能从伤心和难以置信的阴影里走出来。孝善带着江淑去找张泰根,两人约定让江淑坐在车站等候,孝善和张泰根两人出去单谈,可是孝善回来还是发现江淑不知所终,孝善一个人在外面伤心地哭了起来。

第17集
因为江淑的离开,孝善和恩祖彼此吐露心声,孝善的善良和对姐姐.母亲的依赖让恩祖不得不对这个善良的孩子开始慢慢接受。江淑在朋友家暂时落脚,看着朋友的女儿也体会到了女儿恩祖的心态。全家在寻找江淑的时候,孝善机缘巧合的在一个饭馆发现了江淑,孝善让江淑承诺,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可以,就会回到酒家。而另一方面祈勋因为离开而放下包袱,把自己心中的话全告诉恩祖,两人也沉浸在这淡淡的气氛之中,得知母亲的去向之后,恩祖发疯似的冲母亲的朋友喊叫,这时祈勋抱住恩祖,并把自己和母亲的故事讲给恩祖听,并承诺和帮她找到母亲。回到家,因为恩祖叫了爸爸让孝善很感动。
恩祖发觉孝善成熟了,妈妈懂得羞耻和悔过了,只有自己从未改变,还是伸出利爪的恶毒可恶的丫头。洪酒家开始收购具家长辈的股份,洪酒家的朴部长也因自己得病,想挽回自己的过错。陪廷佑出去的恩祖回到家,祈勋笑着呼喊恩祖的名字。

第18集
回到家的恩祖遇见祈勋,祈勋说了一些让她莫名其妙的话,可是当具家长辈前来,祈勋的话让恩祖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为了拯救酒家孝善和恩祖不乏余力的忙碌着,可是祈勋却告诉恩祖什么也不要做等着他,祈勋拿着朴部长提供的证据来找祈正,试图让洪酒家让步,可是因此祈正却把祈勋囚禁起来。
孝善把自己的箱子给恩祖看,让她看生母的遗物,恩祖看见8年前祈勋的信,所有的误解瞬间解除,当得知祈勋是那么爱她的时候,恩祖的心完全被融化。一夜未归的祈勋很是让恩祖担心,当发现祈勋留的的证据的时候,恩祖拿着证据给祈正打电话,并威胁要把证据交给检察厅,迫于无奈祈正只能放掉祈勋,在监察厅的门口,解除误会的两人在车流中紧紧相拥。

第19集
祈勋和恩祖两人外出,祈勋对恩祖说要把时间重新来过,就这样两个人把过去的时光一点一滴的创造着,最终的时候祈勋对恩祖求了婚。
可是祈勋为了让祈正写保证书独自离开了。而在这时孝善打来电话,发现俊秀不见了,正在全家焦急万分的时候,江淑回来了,并在书房的桌子底下找的了俊秀……江淑因为明白很多,所以性情也有所转变,和孝善的关系也开始明朗。洪会长因为朴部长的检举,被检方带走,伤心的祈勋因为没想到会这样而哭了起来,可是恩祖告诉祈勋,现在他可以依靠她了,两个人相拥热吻。

第20集
祈勋和恩祖计划着未来,并决定把一切真相告诉孝善。突然改变的江淑让大家很是不习惯,而且给孝善舅舅介绍了远方亲戚。祈勋和恩祖回到家的时候,祈勋因账户巨款流动被检察院带走,恩祖代表祈勋说出事实,不能接受的孝善跑了出去。孝善回忆着和祈勋的点点滴滴,听着孝善和祈勋的回忆,孝善对祈勋的宽容和深情,孝善的善良和孤独让恩祖有了成全妹妹的想法。廷佑晚上离开,恩祖追了出去,但是还是没能挽回。祈勋和父亲约定要一起生活,并在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可是恩祖却独自离开。
孝善说自己拒绝了祈勋,要让他做姐夫,二人坚持合力寻找恩祖。几个月后机缘巧合下祈勋找到恩祖,说出了"我爱你",而具家终于解开一切矛盾并成功渡过商业危机,获得了奖项。

标签:文根英  瑞雨  千正明  玉泽演  

转载注明 来源:零蛋网www.lingdan.cc

评论加载中..
零蛋网本站提供的最新电视剧和电影资源均系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和百度搜索自动获取,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Copyright © 2019 www.lingdan.cc